东西问·人物丨陈为江:两岸出版风云见证者

发布时间:2024-07-13 02:23:11 来源: sp20240713

   中新社 北京12月15日电 题:陈为江:两岸出版风云见证者

  作者 朱贺 路梅 李雪峰

  1993年初春的一个清晨,一架飞机从香港出发,落地台湾桃园。时任中国图书进出口总公司(下称“中图公司”)总经理陈为江和同伴走下舷梯,应约而来的他第一次踏上宝岛。

  

1993年春,陈为江访台期间拜会台湾海基会,图为陈为江(右二)和海基会副秘书长李庆平(右一)。(受访者供图)

  这个约定缘起于1988年。当年以台湾图书出版事业协会副秘书长陈恩泉为主要代表的台湾出版界人士绕道香港、日本来大陆参加书展,成为两岸出版业交流合作的起点。五年后,就在陈为江访台前后的一段时间内,大陆出版界人士陆续前往海峡对岸,为同道的双向互动再写新篇。从单向往来到双向交流,从融化坚冰到融合发展,两岸出版界自破冰至今已有35年,彼此经历了发展规模的消长变化,如今技术变革的机遇与挑战迎面而来,更盼携手向前。陈为江是见证者、参与者、推动者。

  

6月25日,陈为江在北京家中与太太郭秀珊翻看相册。 中新社 记者 李雪峰 摄

  近日,年近90岁的陈为江接受 中新社 “东西问”专访,他记忆力甚佳,思维敏捷,回忆往日细节总能信手拈来,“我十分高兴地看到,不管两岸政治关系如何变化,两岸出版界的友谊始终牢不可破、历久弥坚”。

  破冰之旅

  翻看陈为江的履历,考入清华大学后留学苏联、推动创办中国国家遥感中心、创立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下称“图博会”)……引人注目之处数不胜数,但这位20年间八次率团访问台湾的老人,最珍视自己在两岸出版交流中的经历。

  1987年台当局开放民众赴大陆探亲。陈为江记得,当年5月,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杨尚昆访问美国,表达了希望两岸进行文化交流的愿望,受到台湾文化界、出版界关注。

  1988年9月,台湾出版人士的身影就出现在第二届北京图博会上。图博会规模大、层次高,常吸引中外大型出版商参展,创办者正是从中国国家遥感中心主任履新中图公司总经理不久的陈为江。

  陈为江与跨海而来的客人首次见面,全程陪同参观,宾主一见如故。他回忆道,“两岸隔海相望几十年,难免有隔阂和伤痛。但大家不谈过去不愉快的事,氛围非常融洽。”

  是次,两岸出版界商定,同年10月在上海举办海峡两岸图书展览,邀请台湾出版业者携书参展。这便是至今为两岸出版界乐道的“破冰之旅”。

  连续参加三届图博会后,台湾出版业也盼望大陆同业赴台看看。应时任台湾华一书局总经理邱志贤之邀,陈为江于1993年成行。

  陈为江回忆,他办理入台手续的资料需经台湾海基会、陆委会和彼时的“新闻局”等部门“五堂会审”。所幸他此前在交流活动中与台湾有关方面人士已有所接触,审批流程还算顺利。当时两岸尚未直航,自大陆赴台需先至香港换取证件,次日再乘机前往台北。

  当陈为江一行走出接机大厅,前来迎接的除了邱志贤,还有不停闪烁的闪光灯——《联合报》《中国时报》等媒体记者也来了。在机场至酒店的路上,台湾记者随车采访,请陈为江介绍大陆出版业发展情况,讲讲大陆的新面貌,也祝他此访成功。

  当晚,台湾“八大报系”联合隆重宴请陈为江一行。时年80岁的《联合报》创办人王惕吾特意叫来子女,交待他们一定要和大陆搞好关系,连连说道,“我们两岸是一家”。

  

1993年,陈为江访台期间参加台湾作家柏杨的书籍发布会,主办方安排他(前排左五)与蒋纬国(前排左四)坐在一起。(受访者供图)

  在台期间,陈为江参加了台湾远流出版公司举办的《柏杨版资治通鉴》发布式,主办方安排他与蒋纬国坐在一起。二人短暂交谈,氛围友好。陈为江记得,蒋纬国问起大陆生活怎么样,改革开放是不是搞得很好,他一一回答;他也向蒋纬国谈了此行感受。对于作家柏杨,陈为江则评价:“尽管读者对其书籍的评价褒贬不一,但他一如既往是两岸出版交流中的积极分子。”

  作为亚洲“四小龙”之一,当时台湾经济的繁荣也体现在出版业的壮大。坐落在台北市重庆南路的书店一条街,每家店面都有相当规模,一些大套书售价两万至三万元新台币,销量竟以千计,陈为江深感震撼。看到出版社高大的办公楼内灯火辉煌,一派欣欣向荣,陈为江心想,“大陆出版社也要千方百计迎头赶上”。

  在这一年,两岸出版人士互访蓬勃而起,出版交流取得突破性进展。同年5月,以许力以为首的大陆出版代表团访问台湾,两岸出版界签订了互办书展的协议,推动大陆出版“走出去”迈出重要一步。

  回北京后,许力以亲自到中图公司找陈为江,建议中图承办1993年底在北京举办的台湾书展。那时距书展举行已不到半年,时间紧迫且需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却没有任何经济收益。这很有可能是一件“出力却赔大钱”的事,但陈为江看重两岸文化交流对弘扬中华文化的重要意义,一口答应下来。经紧张筹备,书展设100个展位,受到民众欢迎。闭幕后,展出的两万余种台湾图书全部由台方赠予北京大学图书馆。

  1994年,轮到大陆书展在台北举行,大陆出版业者亦踊跃报名。3月底,陈为江率99人组成的大陆出版业代表团再度赴台,一下飞机就看到上百位台湾同业拉起条幅欢迎;为便利参访团,入境窗口更是开放了10个通道、仅用10分钟就办完全团入境手续。

  

1994年,大陆书展在台北举行。图为台湾出版界人士在机场迎接大陆代表团。(受访者供图)

  在台北“中央图书馆”举办的书展开幕式上,陈为江将大陆181家出版社的1.7万种、2.6万册参展书籍赠予该馆。那是大陆出版物第一次大批量集中与台湾读者见面。尽管当时大陆四百余家出版社与台湾千家的规模相差甚远,但带去的书籍量大面广、五花八门,能让台湾民众多角度了解大陆。

  此后,两岸合作出版洽谈会、图书订货会、海峡两岸图书展览等活动接连不断,版权合作“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发展”。到20世纪90年代后期,两岸每年引进和输出的版权贸易都数以千计,成为各自版权进出口贸易的重要份额。

  2000年初,从中图公司退下来的陈为江受邀担任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简称“中国版协”)常务副主席,他将两岸出版交流项目列入版协的重要议程,组织了每年举行的华文出版联谊会议,力促两岸青年人才交流,其间四次访问台湾,与台湾出版协会原理事长陈恩泉一起,组织了几乎所有在海峡两岸暨港澳地区举办的出版交流活动。

  友情岁月

  广交朋友、真诚待人,是陈为江的人生信条。他与接待过的许多台湾出版界人士都结下了长达半辈子的友谊。

  两岸出版界刚开始接触时,邱志贤与陈为江格外投缘,常喊他“舅舅”。陈为江说,“我比他大十几岁,他把我看作亲人,这份‘亲情’我一辈子也不会忘”。

  

1993年春,陈为江受台湾出版界好友邱志贤之邀访问台湾。图为陈为江(中)与邱志贤夫妇的合影。(受访者供图)

  大陆出版界的组团访台之行,也正是陈为江和台湾好友一手促成。在台湾,大陆代表团总是受到热情接待,令陈为江应接不暇。他回忆道,接待方专门组织“出版之夜”联欢会,台湾海基会副秘书长等人士也到场合唱歌曲,“场面十分亲热”。

  台湾出版人的优秀品质,总让陈为江感动非常。包括陈恩泉在内的历届台湾版协理事长,对两岸出版交流考虑细致,善于换位思考,尽力帮忙分担风险,为大陆方面减轻了不少压力。

  离开中国版协后,陈为江没再去过台湾。技术革新冲击传统出版业发展,台湾不少出版商勉强维持,不复往日辉煌。但曾携手同行、共经风雨的同道友情,却绵延数十年至今:他们彼此介绍后辈认识,盼传承两岸出版业的往来佳话;台湾老友来大陆,也定会与陈为江相见。

  其中让陈为江最感动的,是台湾图书出版事业协会原理事长宋定西,自他退休的10多年来,每年都要来京看望、宴请他曾接待过的大陆出版界老朋友。

  陈为江的家成了老友相聚的场所。每逢台湾朋友到访,陈为江与太太郭秀珊一定亲自下厨,他操持荤菜,太太奉上素食。忙碌也不觉辛苦,因为他将友谊视作“人生最重要的财富”。

  摄影是陪伴陈为江大半辈子的爱好,他也把这份乐趣分享给新老朋友。按下快门,客人的笑容被定格在镜头中,陈为江熟练地操作电脑,十分钟后,照片已打印好并装裱完毕,赠予来者留念。

  

6月25日,陈为江在北京家中为到访客人拍照留念。 中新社 记者 李雪峰 摄

  年岁渐长,行动不便,但陈为江仍通过微信与七八位台湾好友保持日常问候。岁月无声,陈为江不免惆怅。他说,以出版为例,两岸文化交流只是由头,珍贵的是从中产生的感情,“不是一般业务往来的友情,而是亲情。我们双方都有这个感觉。哪怕不做出版了、退休了,只要有机会,我们是一定会见面的。”

  携手向前

  自清代道光初年台湾出现第一家印刷机构到今天,台湾出版约有200年历史。就在两岸开启出版交流的35年间,出版业迎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机械专业出身的陈为江密切关注行业的技术变革。“数字化既是挑战,也是重大机遇。”他认为,出版产品一定要做好适应新变化的准备。在这方面,大陆走在了前头,两岸业界人士定要加强研讨合作,同时借鉴国际经验,共推两岸出版事业发展。

  今年6月,第二十九届北京图博会如约而至,迎来了阔别大陆三年的台湾出版业同道——约50家出版商、近百位出版人携近500本新书参展。除了寻求合作机遇,“来看看老朋友”是不少老出版人坚持到场的原因。提起陈为江,台湾业者皆称其“标志性人物”。

  在陈为江看来,35年间,两岸出版业的互动往来持久不衰,很大程度上归因于优势互补。如今大陆作者队伍人才济济,各出版社资金实力雄厚,市场体量大,出版品种全,在创作大套图书方面具备优势。台湾出版业则在创意方面匠心独具,图书装帧富有新意,对外合作交流和出版社管理方面经验丰富,“多有互补、彼此长进,是两岸版权贸易维持较高水平的原因”。

  “可以说,出版业往来的密切和友好程度,是两岸各领域交流合作的范例。”陈为江认为,各类图书飞抵两岸,是读者感知彼此科技、经济文化发展情况的重要方式,对弘扬中华文化、了解两岸面貌、繁荣出版业有重要意义。更难能可贵的是,同业间的互动与友谊十分动人,至今回忆仍觉心潮澎湃。

  生于抗战,将青春付诸国家建设,暮年仍心系两岸,致力于文化互通,陈为江说,他在过往经历中深刻体会到,人生最宝贵的不是职务高低、权力大小,而是多为国家和社会做有益的工作,贡献力量,如此才能体现人生价值。(完)

【编辑: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