讽刺值拉满就是好喜剧了?

发布时间:2024-07-13 02:34:42 来源: sp20240713

  《二手杰作》标出了讽刺立意,也陷入“冒犯”与“陈腐”的争议

  讽刺值拉满就是好喜剧了?

  ■本报记者 王彦

  不知何时起,一个“敢”字大有代言评论之势。敢拍、敢讽刺、敢影射、敢指桑骂槐都可以摇身创作的显著优点,似乎成就杰作必然少不了创作者的勇敢者游戏。

  眼下的院线正有一部样本。上周末,作为唯一上映新片,定位讽刺喜剧的《二手杰作》本被寄予厚望。它由长于黑色幽默的宁浩携手于和伟监制,王子昭执导,于和伟、倪虹洁、郭麒麟、张子贤、冯雷等一众主演皆能在正剧和喜剧间游刃有余。故事里更把充面子、好大喜功、跟强踩弱、唯利是图、虚伪麻木、无视真伪的人性暗处和作家圈、出版界、名利场的“月亮背面”讽刺了个遍。可影片上映后反响平平,四天票房将将4000万元。影片的评论区里,网友们认可它的讽刺立意,也看懂了它所调侃和想解构的;但另一方面,批评者不满它散发过时的“陈腐”,且把猥琐的“冒犯”推给生而平庸。

  争议声中,有些网友与自媒体出来喊话,认为恰是影片“敢冒犯”“敢讽刺”,这才得罪了部分观众。在支持者看来,一部“敢说真话敢自嘲”的电影应该被更多人看见。回到电影本身,讽刺值拉满的《二手杰作》真是好喜剧吗?

  二手的创意,还需更多本土的一手细节

  《二手杰作》改编自2009年博卡·格德斯维特执导、罗宾·威廉姆斯主演的电影《世界上最伟大的父亲》。原作生活着一对“废柴”父子,爱文学的父亲渴望成名成家,但书稿总被无情退回,他所教授的诗歌鉴赏课亦听者寥寥。青春期的儿子对学习、音乐、电影全不感兴趣,成天被荷尔蒙主宰生活。一次难堪启齿的意外后,儿子猝死,父亲为求体面替子伪造遗书,不想,校内外一片震撼……

  改编后的《二手杰作》也从父子入手。父亲马寅波人到中年诸事不顺,房事吃力,事业受挫,独子还是个不求上进、爱好猥琐的痴汉。沿袭原作创意,马家的命运在儿子偷拍女生导致坠楼昏迷后变得荒腔走板。好面子的马寅波代劳儿子给出“合理解释”,缔造出压抑闷才不被赏识的头条新闻,热搜出圈、名气一震,悲剧事件瞬间成了商业契机。儿子“死”了,父亲翻出压箱底的退稿改头换面,以子之名扭转乾坤,活成了畅销书作家。站在儿子不堪的闹剧上,一度颓唐的中年男人在台前博到了眼球,在轻视自己的妻子面前炫耀他如今被“高举”的社会地位。更荒谬的是,当父冠子戴的真相揭示后,有理依然说不清,无论是悲是喜,都湮灭于庸众追逐“卖点”的狂热,与苦苦自证、耽溺名利的纠结中。

  改编过程中,王子昭把原片里的“孤独”主题转向焦虑、流量、面子、利益等时下颇受关注的社会症候。二手的创意似乎对接上本土的社情,可细品,生活的逻辑与情感的逻辑很快拽人出戏。比如妻子一角,在婚姻里奚落了丈夫20年有余,始终“人间清醒”的她偏在男人被社会“高举”时提了离婚,人物动机断裂的理由仅仅是老马给儿子测了智商;比如那被偷拍的姑娘,与全班共去医院探望小马,众目睽睽下的亲吻无人阻止,被侵犯的女孩在本该厌恶或惧怕的情绪间选择了爱他;还有无陪酒不成功的出版生意,无搔首弄姿便谈不上少女感的学校文艺汇演,臆想出的媒体环境、不切实际的医院流程……

  喜剧的真力量,在于对“人”葆有多少悲悯心

  一个个角色挣脱了普遍的公序良俗、脱离了人之常情的发展曲线,大众的基本盘被写成了轻易就被迷住的庸众。缺乏细节营造的“生活毛边”,充斥着短视频风格的“三秒一情节、五秒神转折”,再加上“一别两宽,各生欢喜”“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等多年前青春疼痛文学之大成,演员们越是卖力演疯魔,距离观众越是遥远。

  有自媒体人力挺《二手杰作》,认为能以满纸谎话谬言道出虚荣和趋利之贪,“无差别的讽刺”足够勇敢,不该在档期里被埋没;而马墨偷拍没被惩戒的“价值观跑偏”、女性观众感到“被冒犯”,也不该成为影片被抵制的理由。

  事实上,《二手杰作》与不久前的《孤注一掷》系出同门,都由宁浩监制,都打着“坏猴子”厂牌,位于该公司扶持青年导演计划的品牌序列。暑期档爆款纵然有艺术上的诸多瑕疵,但它其中的一个值得称道之处,是面对所谓“下沉市场”抵御住了商业诱惑,没拿虐待女性、身体暴露来博眼球搞噱头,没用低俗来代表通俗。

  观众的赞赏还言犹在耳,实际拍摄期更晚的《二手杰作》却把《孤注一掷》攒下的相关好评消耗殆尽。这部新作里,女性角色是可以被窥视、被“打擦边球”的。固然,人无完人,世上也罕见毫无瑕疵的纯爱。但世俗看来有污点的人或不纯粹的事,总有“硬币的另一面”、大海的暗礁处,一半温和一半寒才是人性复杂含混的本质。而在马家父子的荒唐戏里,扁平化的女性角色成了刻板凝视中的符号,明明与主线剧情无关,但偏以媚俗来取巧、以欲望替代希望,以至于许多观众用“猥琐”二字抗议大银幕上的狎昵冒犯。(文汇报) 【编辑:曹子健】